400-1198-568

gcc@gcc-germany.com

请选择语言

新闻资讯

新冠疫情与经济再拉警报,默克尔强调团结才能抗疫

  三周前的9月22日,德国Ifo经济研究所曾把今年对德国经济的增长预期从-6.7%上调至-5.2%,当时Ifo的首席经济学家瓦尔默绍泽(Timo Wollmershaeuser)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小于此前的预期,且二季度的经济复苏状况也好于预期。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可能大大出乎了Ifo经济学家们的预料。

  德国新冠肺炎疫情卷土重来明显,阳性检测率急剧上升,新增确诊人数已从之前的每日1000~2000例快速飙升至每日4000~5000例,许多感染率超标的城市都因此重启了部分的封锁措施,甚至连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也因曾与新冠肺炎确诊病患有过接触,而在家进行自我隔离。

  上周五(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与十一座大城市市长商议后宣布了加强大城市防疫力度的一揽子措施。默克尔表示,她将尽一切可能避免经济和公共生活像春季那样再度陷入停摆。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副教授、上外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周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目前德国新增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增长迅速,但他对德国第四季度经济前景依然保持乐观。

疫情反扑?德国严阵以待

  几个月前不少德国医学专家就曾预测,第二波疫情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在秋冬季节。果不其然,在经历一个相对轻松的夏天之后,9月份开始,随着欧洲各国的每日新冠肺炎新增确诊人数相继大涨之后,德国也无法独善其身。

  德国官方疫情发布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于当地时间10月11日凌晨更新的数据显示,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达322864人,其中9615例死亡;过去24小时内新增确诊为3483人,而过去一周的累计新增则是20248人。

  相应的是,此前曾多日维持在1.0之下的基本传染指数(R0)也在快速飙升,最近7天的均值为1.43(最高为1.65),该指数只要超过1.0即意味着疫情在持续扩散。

  同时,在重症病房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也明显增加,截至9日,有510位患者正在接受重症监护,其中252人在使用呼吸机,与半个月之前相比,上述两项数据分别上涨了超过60%和40%。

  疫情的反扑让商务旅行也变得更加困难,多个联邦州都对来自高风险地区的旅客给出了禁令,这让困境中的旅游业与服务业再遭打击;此外,欧洲乃至全球大多数国家的第二波疫情此起彼伏,也给依赖外贸的德国经济的复苏之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德国ING银行的经济学家布瑞斯基(Carsten Brzeski)说:“德国制造业如何才能避免重要贸易伙伴的又一轮封锁措施,简直难以想象。”

  德国VP银行的国民经济师吉泽尔(Thomas Gitzel)表示,尽管工业订单连续四个月保持增长,但是还没有理由过度庆贺,因为第二轮新冠病毒感染浪潮正在袭来。

  不过周方认为,德国再次暂停经济活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常规情况下,口罩和社交距离足以保证大多数经济活动的正常开展,而德国在医疗、社会管理等方面针对疫情已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随着疫苗研发的进展,人们对于这一疾病的恐慌程度也在下降,更多的理性将有利于经济活动的稳定性。即使复苏过程可能遇到一些波折,但德国经济由于疫情再次总体大幅下降的空间已被封杀,而且德国在财政政策上还有不少余地。不过在经济回升过程中,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也不应被忽视。

  RKI研究所所长维勒(Lothar Wieler)表示,德国的疫情形势让人非常担忧,病毒的扩散可能很快失控,德国单日新增确诊突破10000例也并非不可能。

  他称:“希望将感染保持在可以处理的水平。只有这样,医疗系统才不会超负荷运转,才能预防许多严重的病例和死亡。”他还呼吁民众自觉遵守卫生和安全距离的规定,以减少感染几率。

  与第一波疫情有所不同的是,大城市是此轮疫情暴发的主要地区。根据德国政府此前规定,只要每10万人口最近7天的平均感染数超过50人,该地区就会被视为“热点地区”,且必须实施宵禁、禁止多人集会等相应的封锁政策。

  根据RKI的数据,截至11日,在德国七大城市中,有四个——即柏林(103.1)、法兰克福(63.7)、科隆(59.7)、斯图加特(50.5)都已超过了警戒线;而杜塞多尔夫(45.3)、慕尼黑(35.7)和汉堡(30.2)的情况也不乐观,感染率均高于全德国的均值(约为25)。

  在法兰克福生活多年的华侨朱女士就职于当地一家旅行社,目前正在家中待产,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疫情的再度暴发,身边的大多数人都已习以为常,并不会感到十分恐慌,毕竟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当然去公共场所戴上口罩也是必需的。”

  她还提到,从数据上看,法兰克福全市目前累计的确诊人数刚超过4000人,大约占该市总人口的0.5%,并没有高到吓人。不过由于她的预产期就在11月,不久就要去当地医院待产,这让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商务旅行受限让经济很受伤

  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当前德国已有不少州政府明令禁止来自“热点地区”的人士在酒店或旅舍投宿,如果上述地区的旅客一定要去异地出差,那么他只能住在亲戚、朋友家或睡在自己的车上;同时为了减少员工被感染,不少企业也对员工的出行设定了诸多限制。

  德国旅游管理协会(VDR)主席克里·卡尼尔(Christoph Carnier)日前对当地媒体表示,感染率的上升和高风险地区的增加,允许其员工在境内不受限制进行商务旅行的公司已降至7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对于依赖商务旅行的相关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卡尼尔说,“如果没有商务旅行,德国的区域生产价值创造将受到限制,餐饮业、零售业和服务业都会因此而受损。”

  德国国家旅游局董事会主席何佩雅(Petra Hedorfer)上周称:“新冠肺炎疫情对许多企业的生存构成了金融和结构性的威胁。”她提到,德国数百个城市旅游业收入的一半以上依赖于商务旅行者,但商务旅行的复苏十分缓慢。根据德国相关机构预测,到2023年德国度假旅游行业将再度迎来增长,但商务旅游领域的营业额预计仍将较2019年减少四分之一。

  更别提跨国的商务旅行了。温州宝恒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原先的计划,今年至少要去德国两次,一次是为了拓展产品渠道,一次是为了参加行业展会,但因为疫情都泡汤了。现在德国不受理短期签证申请,而展会也被推迟到了明年。”

  根据德国统计局数据,今年前7个月,德国酒店业的营业额下降了45%,同时过夜住宿率也大跌了42.2%。

  不少行业相关人士都在呼吁德国政府放宽疫情期间对商务旅行的限制。

  但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所长弗兰舍尔(MarcelFratzscher)认为,恰当的旅行限制是有必要的,这些措施是为了减缓疫情蔓延,从而使人们对政府保持信任,并对经济保持信心;如果人们失去信任,并充满恐惧,那才是对经济最大的伤害。

  弗兰舍尔还强调,当务之急是重新加强对疫情的重视,避免疫情进一步恶化从而引起更多的封锁措施。他说:“如果只有80%的德国人遵守卫生规则,保持安全距离,这还不够。只有人人都参与其中,才能让疫情快速平息。”

  默克尔在上周末再度呼吁德国人团结抗疫:“一切都会回来的——节庆、出游、没有防疫要求的快乐。我们已经证明了,能够团结起来对抗这一病毒,接下来我们还应该继续这么做。”

  “目前为止,德国多数城市并未宣布取消传统的圣诞市场,说明多数人对疫情的控制还是持乐观态度的。希望到时候,可以一家人带着两个孩子一起逛集市,和德国丈夫一起喝热红酒,吃新鲜出炉的德国烤香肠。”朱女士如是说。

【来源:第一财经官方帐号】


(责任编辑:admin)